新華網北京10月20日電(記者吳書光、李錚) 近年來,有關廣場舞音樂噪聲擾民引發糾紛的報道經常見諸報端,體育設施匱乏成為社會熱議。“廣場舞在哪裡跳”“上哪裡去打羽毛球”……一些爭議凸顯了群眾體育場地供應與群眾健身消費需求之間的落差。
  專業健身消費高、隱患多
  漫步北京,你會發現,幾乎每個小區在“車滿為患”的空隙,都會零零星星散佈著各種小型健身器材:走步器、單杠、腰背按摩器……見縫插針式的體育設施滿足了部分居民尤其是中老年居民“在家門口健身”的需求,但更多適合年輕人的專業健身設施卻存在消費高、隱患多等的問題。
  羽毛球是時下較火的運動項目,但算起賬來,花銷不少。目前,沈陽市大小羽毛球俱樂部百餘家,每小時收費30-80元不等,傍晚和節假日高峰時段的收費大多在每小時50元左右。沈陽市民於先生表示,三四個朋友打一下午,場地費、球的損耗加起來得兩三百元。濟南市民李強也是羽毛球愛好者,“閑暇時間很想鍛煉,但打羽毛球可不便宜。”李強說,濟南打羽毛球的場地費用平均每小時30元,周末要40元。
  沈陽市面向大眾消費的游泳館現在只有東北大學等兩三家,其餘的五星級酒店游泳館收費都在每次百元上下。曾經經營過游泳館的人士表示,游泳館水費按洗浴等商業用水收費,這導致經營游泳館的成本過高,低價經營根本無法收回成本。
  學校場館對外開放困難多
  2006年8月,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共同啟動“全國學校體育場館向公眾開放”試點工作。記者在遼寧、山東等地調查發現,部分中小學校體育設施已對公眾免費開放使用。雖然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群眾健身場所的不足,然而在實施過程中遇到安全責任歸屬不明晰、開放成本高、校園管理難等現實問題。
  遼寧省大連市和沈陽市分別於2010年和2013年出台了“中小學體育場館向社會開放”的有關規定,但市民到周邊學校鍛煉身體卻屢屢吃到閉門羹。其中,體育設施磨損嚴重、學生安全隱患和健身人群安全糾紛是三個重要阻力。
  大連市甘井子區一所小學教導處長說,現在學校都是塑膠跑道和人工草皮,每天早晚接待兩撥健身人群,但不遵守離場時間的事情經常出現。另外操場磨損非常嚴重,其他器械損壞的情況也時有發生。一旦出現安全事故,這個責任太大了。
  山東東營市實驗學校乒乓球館和籃球場均對外開放。校長隋書生說,學校體育場館對外開放要始終堅持公益性,不以贏利為目的,但開放必然產生水電費用、體育設施損耗,體育設施維護、人員管理都增加了學校辦學成本。
  公共體育設施免費或低收費離不開政府推動
  體育運動場地設施匱乏與各級政府對全民健身的資金投入不足直接相關。
  據2013年全國公共財政支出決算統計,全國體育事業支出為299.08億元,占公共財政支出的0.21%,其中群眾體育支出為27.65億元,人均僅為2.12元。
  有基層體育工作者提出,體育是國家的基本公共服務之一,國家應從制度層面加以保障,由地方政府牽頭,體育部門聯合財政部門建立相關制度,明確規劃財政預算中的體育事業投入比例,並建立嚴格的撥付和監督審計機制,真正把資金投向惠民的“體育民生”,推動實施大型體育場館免費或低收費開放。
  山東省墾利縣文體廣新局局長董強等認為,要充分整合大型體育場館、學校體育場地、社區體育設施等現有體育資源,探索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推動教育部門、機關企事業單位向公眾開放體育設施,共同解決社區體育發展的必要場地條件,同時大力發展群眾身邊的體育社團組織及社會體育指導員隊伍建設,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體育鍛煉需求。
創作者介紹

In the Name

mw48mwro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